logo设计

最终冒险

本文章由阮樟发表于2011-09-14 05:09

       雪白的信笺从杨扬手中滑落,他伸手摸了摸肚脐,那个硬硬的东西还在。杨扬在心底嘶喊:好的,晓晓,我答应你,不让第二个女人碰它......

      2.黑鬼的最后时光
        曾经有个新闻,说是一个女孩在网上出售时间创业。杨扬的计划,就是在死之前,把这两个月无所事事的时间给打发出去,不过不是出售,而是免费赠送。条件只有一个,得给他找一件平常人一生都不会遭遇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  杨扬在一个人气很旺的论坛上,发了帖子,开始“赠送时间”。为了纪念他和晓晓曾经有的美好时光,他把昵称取成“黑鬼2046”--“黑鬼”是他和晓晓收养的一只流浪狗,那天晚上他们刚看完一部电影,片名《2046》。
         一天之后,帖子被顶上头条:无数人通过QQ和杨扬联系。他们提出的要求无奇不有,看来现在大家真是很忙,不仅没时间接孩子放学和回家陪父母吃饭,就连杀人贩毒抢银行都没时间。
        还有一个叫“知了”的网友说:“黑鬼,跟我搭车旅行吧,横穿中国。”这句话让杨扬有点伤感,曾几何时,浪迹天涯是他和晓晓共同的梦想,不过,他还是冷静地回答说:“对不起,我能赠送的时间现在恐怕连横穿一个省都不够。”
        杨扬在旅馆里守了一个月,并没有等来想象中的最终冒险。可他并不后悔,在最后的日子里,反正也无事可做。

5.冒险开始了

7.迷

         杨扬醒过来的时候,感觉喉头发干,93AM8,脑袋硬邦邦的很不舒服。转动目光四处看了一下,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。
      “人棍”......国安局......杨扬遂然一惊,费力地把手移到腹部摸了摸,还好,脐环还在。
        门外响起脚步声,他赶紧闭上眼睛。按计划,他现在是个植物人。好像进来了两个人,一个男人冷冷说:“没有醒,转到303去。”
        303?关的全是植物人?杨扬的心“怦怦”直跳。有人把他搬上担架,抬到另外一个地方。
        感觉他们出去了,杨扬缓缓睁开眼睛。房间里不止一个人,另外一张病床上还躺着一个男人,身体僵直,移动不动。他是另外一个植物人?
        空气中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,杨扬移动目光继续观察,身边突然传来一阵“????”的声音。他吓了一跳,赶紧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      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之后,“噗”的一声闷响,好像某扇门关住了。地道,这里一定有暗藏的地道,他们用地道来监视这些病人!
          想到这里,杨扬悄悄的睁开眼睛,哪知一望之下,不禁吃了一惊,刚才还躺在旁边的植物人消失了!难道他们一惊对他下了手?
          房间里又响起了开门的声音,接着是一阵“哗哗”的水声。杨扬听出来了,那是卫生间抽水马桶的声音。
           一个人缓缓的走进房间,脸色苍白,用一只手高高举起吊瓶,正是刚才躺在床上的那个男人。他见杨扬愣愣地望着他,礼貌地点了点头,说:“你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他不是植物人,这不是植物人病房!杨扬愣住了,就在此时。几个人推门而入,领头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。他俯身看着杨扬,慈祥地说:“醒过来了?”
          杨扬茫然地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老头直起身,掩饰不住满脸的欣慰。他身后一个年轻医生微笑着说:“恭喜你,杨扬,手术完全成功!”
  天哪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事情的发展完全背离了杨扬的想象,过了好一会儿,他喃喃地说:“我想见洪院长。”
  年轻医生看了老头一眼,诧异地说:“这就是我们的院长,不过他不姓洪,姓谢。是他亲自给你做的手术。”
  杨扬费力地咽了口唾沫,说:“那么,谁是江医生呢?”
  他们几个面面相觑。年轻医生摇了摇头,说:“你该好好休息一下了。”说完他们转过身离去,快到门口的时候,老头回过头,狡黠眨眨眼睛,说:“一个月,一个月之后你就可以回家了。”
 
8.再见,黑鬼!
  一个月后杨扬真的回家了,回到他呆了八年的城市。
  在一家小酒馆里,李刚醉眼惺忪,说:“晓晓找你都快找得疯了!”杨扬说:“那她现在在哪里?”李刚也斜着眼:“谁知道,听说上个月嫁人了。”杨扬大吃一惊,一把抓住他:“嫁给谁了? ”李刚说:“听说是什么留洋表哥。”
  杨扬傻了。李刚扶着桌子,摇摇晃晃站起来:“不过,她有东西留给你。”他掏出一封信掷到桌子上,哈哈大笑着出门而去:“再见,黑鬼!”
  杨扬拆开信封,是晓晓的笔迹:
     
  杨扬,看到这封信,证明你还活着,我也就放心了。十分对不起,我也是在你突然消失之后,才知道你患了脑癌。杨扬,你是一个懦夫,逃避能解决得了问题吗?要不是凑巧有个同事在省医院见过你,要不是我找熟人调出你的病历,你也许真的从这个世界上永远的消失了。
  我租下你退掉的房子,在周围四处的打听。楼下杂货店的老板说你曾经在他那里买了张手机卡。谢天谢地,他那个号码记录本还在,我终于找到了你的号码。可我没有当即打电话给你,以你的臭脾气,宁愿***也不愿意我帮你。
  我浏览每个你喜欢的网站,把QQ、msm全挂上,期望能碰到你。有一天,一个挂在头条的帖子引起了我的注意,那个帖子的作者,叫“黑鬼2046”。杨扬,我和你一样从未忘记过去,包括那只流浪狗和那部电影。我赶紧找来李刚,我们用不同的qq和你联系,最后确定你就是“黑鬼”。还记得吗?我有一个叫昵称叫“知了”,意思就是我已经知道了。
  “人棍”的故事是我瞎编的,目的自然是引你出来,乖乖接受治疗。“国安局的人”是李刚,他给你打的电话是网络电话,用了变声软件,你自然看不到他的号码。“洪院长”和“江医生”也是假的,真正的院长是我的表舅,他是国内最好的脑科专家。银行卡是你以前放在我这里的,我把它消磁后去银行换了一张新卡,所以户名是你。
  看见那盒熊猫牌香烟了吗?它在说:“我来了,杨扬,我来救你了。”我隔着手术室的玻璃看你,你剃光了头的样子真的好看。但一想到这可能是最后一面时,我忍不住哭了。杨扬,你看见我了吗?
  对不起,我耍了你。不过,我也救了你,就算扯平了吧。为了救你,我和父亲达成协议。他出钱,我服从他所有的安排,包括嫁人。你不欠我什么,我也不再爱你。我会遵守诺言,嫁给表哥。你就当患脑癌的事我,已经死去。你还年轻,依然帅气。
  那个脐环是我留给你的最后的礼物,你身上我唯一没有摸过的地方就是肚脐,现在我在那里作了个记号,记住,杨扬,别让第二个女人碰它......
       

       是的,比如说杨扬,患了一种治愈率很低的脑癌,无亲无故,身上的钱只够缴纳前期费用----他们甚至可直接把他推进实验室。
        按照神秘人的说法,杨扬不会得倒真正的手术。他们会将他麻醉、催眠,打开颅腔,注射某种神经类药物,再缝好颅骨。然后杨扬就会陷入深度昏迷,一个月后,被宣布死亡。
        杨扬在“骨灰认领人”一栏里填的是晓晓的联系方式,当她从2300公里以外的城市赶到这里的时候,杨扬已经变成了骨灰。她会把杨扬领回去好好的安葬,当然她永远不会知道,盒子里装的其实只是杨扬的四肢,而真正的杨扬,会在某处神秘的实验室里,变成一根“人棍”。
        ----前提是,他们取下了杨扬肚子上的脐环。
         杨扬躺上手术台后对洪院长说:“我可能不会醒过来了,那个脐环是我母亲留下的,麻烦你,别给我取下来。”院长低头看了看,嘴角浮起一丝古怪的微笑,说:“真漂亮,你戴着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 那是一个特殊的脐环,里面藏着药物。神秘人说,三天之后,脐环里的蜡质封口就会打开,药物会随着脐血流遍全身,刺激大脑内某处皮下组织,让神经类药物完全失效。这是一种特工专用药物,通常被他们用来抵御敌人的迷幻逼供。三天之后,杨扬会保持清醒,而不会成为任人摆布的植物人。
         接下来,国安局会找到杨扬,进而找到那个神秘实验室,一切只需要一个月。
        事情发展到这里已经显得太离奇,可是当杨扬确认那张银行卡里有8万块钱之后,几乎再无怀疑。他想不出有谁会拿出8万块跟他开这样一个玩笑。
        医生开始给杨扬注射药物。姓洪的老头盯着他,眼睛闪烁着神秘的光。杨扬全身发软,就像要融化在黑夜里。闭上眼睛之前,他仿佛看见晓晓的脸。晓晓贴在手术台室外的玻璃上,泪流满面。他想叫她,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音......

  走进医院大门的时候,杨扬回头望了一眼天空。这是个晴朗的早晨,太阳从薄雾中钻出了头,照得人头晕眼花。不出意外的话,这将是他最后一次看见它。
  不过没关系,一个月之后,“杨扬”这个名字将切整个国家,晓晓也会以此为荣。
  三天之前,杨扬用神秘人订好的机票来到这座城市,预定好的酒店房间里如约放着一张银行卡,卡里面有8万块钱,户名赫然是“杨扬”,国安局果然神通广大!
  两天之前,杨扬去了一次那家医院,按照神秘人所说,挂了一个“江医生”的号。接下来,是8万块的预付费用和一个特殊合同,都在神秘人的预料之中。院长派头很大,抽熊猫牌香烟。
  昨天,杨扬去了一家偏僻的美容院,穿了一个脐环。对他而言这是一个煎熬,晓晓跟他恋爱8年,抚摸过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,肚脐确是例外,因为他天生对肚脐敏感不容易触碰。
  可是昨天,杨扬还是去做了激光穿刺,戴上了脐环---这是计划的关键所在,否则,他就会像老邱一样,被人砍去四肢,成为人棍。
  现在,杨扬走进了这家医院。他的最终冒险,开始了!
  杨扬被剃光了头,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。不知是不是脑癌的缘故,直到这一刻,他还觉得在梦中----
  这是一家诡异的医院,背景很深。他们打着催眠麻醉的旗号,用低廉的费用吸引那些低收入病人前来手术,然后让我们陷入深度昏迷。他们选择的对象主要是外地人,因为他们有一项特殊的政策,可宣布病人死亡之后24小时内火化尸体,哪怕家属病不在场。
  于是,他们的真实目的就昭然若揭:用真人来做活体实验,或者,贩卖活体器官!
  那些被宣告死亡的人其实并没有死,他们被关在医院里某个秘密地方。那天晚上电梯里的“人棍”确实是老邱,他是怎么跑出来的不得而知,他被偷走的当然不是心脏,但肯定被开过腹,从他胸口上的伤疤可以证实。
        那么家属领走的骨灰又是什么呢?神秘人说他找到了老邱的家属,对骨灰做了一个DNA检验。蹊跷的是,那确实是老邱的骨灰。
        答案其实就在骨灰盒上。经过检查,神秘人发现那个外表平常的骨灰盒暗藏机关,它的底部很厚。就像你的商场里买的雪花膏一样,看起来好大的一瓶,却永远用不了多久,因为它里面有一大半是瓶底。
       骨灰盒确实是老邱的骨灰,但只是一部分。这就是“人棍”的由来。对于活体器官移植来说,四肢是没用的东西。所以他们砍掉了老邱的四肢,把它们烧成灰放进特制的骨灰盒里,让家属认领。
       这是一个残忍的计划,然而并非天衣无缝。首先这一切全是推测,那个看见“人棍”的病人可能是花了眼,骨灰太少也可能是操作过程中流失了,国安局不可能仅凭这两点就立案。就算国安局又确凿理由认为这家医院在从事非法活动,完全可以走正常的渠道去查,何必要费这个周折?再说了,如果这家医院的重症患者手术后都变成了植物人,谁还会眼巴巴的往这里赶?
        神秘人似乎早料到杨扬辉有此一问,他有答案:
      “这不是一家普通的医院,院长来头很大,比院长来头更大的是他的儿子。国安局若走正常渠道去查,可能还没立案就会被他们知道,很多人会因此陷入危险,所以一切都只能在秘密中进行。”
     “当然不会每个重症患者都会成为植物人,他们会严格选择对象,比如说----你!”

神秘医院、催眠疗法、古怪合同、死而复生的病人、被偷走的心脏......这恐怖的一幕幕,真的会在现实中发生的吗?

    3.神秘来电
 
         就在当天夜里,杨扬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。拿起手机,是一个男人的声音:“你好,黑鬼。我看见你赠送时间的帖子了。”
  杨扬怔了一下,背心里顿时沁出一层冷汗。他的手机换了新号码,从未告诉过任何人,在网上也只留了新注册的QQ号。可这人不仅知道他的电话号码,偏偏还知道他就是“黑鬼”!
  杨扬扯亮灯,四周空无一人。再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,居然是一串“***”!杨扬小心地问:“你是谁? ”神秘人语调冰冷僵硬,说:“我是需要你的时间的人。”杨扬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可以,但我想先知道你是谁。”
         神秘人说:“我是谁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能给你提供机会,可以让你不必那么卑微的死去。”他顿了一下,又说:“这不正是你苦苦等待的吗? ”
         杨扬吃了一惊,沉默不语。过了片刻,神秘人缓缓说:“我是国家安全局的。”杨扬怔了怔,“扑哧”笑出声来:“我也在替中情局工作,代号黑鬼。”
    神秘人没有理会杨扬的揶揄,说:“先听一个故事吧。”
        不待杨扬插话,他自顾说:“在这个国家的某处,有一家医院,院长不仅是全国首屈一指的脑外科医生,还是世界顶尖的催眠专家。他发明了一种结合催眠的麻醉方式,对一些重大手术而言,还能为患者省下一大半的费用......”
       “脑外科”这几个字让杨扬有了些兴趣,他停止了嘲讽。
  “医院之前由军方管辖,知道的人不多,几年前开始对外开放,名声逐渐叫响,很多脑部重症患者慕名而来。由于病人实在太多,大部分又都是开颅手术,即便手术成功率不低,因为手术失败而滞留医院的患者也绝不在少数。这些人,大部分都成了植物人。”
    杨扬记起省医院那个医生的话,他说这种手术即便保住了性命,也还有一半的可能醒不过来。30%的一半是15%,除了钱,这是促使他放弃手术的另外一个原因。杨扬想了想,说:“‘滞留’是什么意思? ”
  神秘人说:“事实上,对普通家庭而言,维持一个植物人的生命,不论在经济还是精神方面都苦不堪言。于是有不少家属干脆留下病人一走了之,他们总怀着意思希望,认为医院不会听任病人死去。”
  杨扬问:“什么希望?醒过来?”神秘人“嘿”了一声,说:“没有人能醒过来。”杨扬问:“可是我听说有一半的几率会醒过来。”
        神秘人缓缓说:“这就是问题的所在。在这家医院手术的人,即便失败,也很少有人当即死亡。不过从来没有人醒来。”
  杨扬摇摇头:“不懂”。
       神秘人沉默了一下,说:“你有没有见过人棍?”电话里他的声音再次变得阴森,“半个月前,那家医院里发生了一件古怪的事情......”

  夜间护士查房的时,发现有个人昏倒在电梯口。把他摇醒后,他紧紧抓住护士的手,双目圆睁,全身筛糠似的抖个不停,嘴里喃喃说着:“人棍,人棍。老邱变成了一根人棍......”护士莫名其妙,就问什么“人棍”。他哆嗦着嘴唇,指着电梯门口尖叫:“就在那里,老邱变成了一根人棍!他说他的心也被人偷走了......”
  凄厉的叫声在楼道里回荡,护士吓坏了,赶紧叫来值班医生。一问之下,原来这人是住院的病人,半夜起来上厕所,经过电梯口的时候,他比瞥见里面有个圆乎乎的东西,凑过去一看,吓了个半死,Kr5MU
  那是一个人,准确的说,是一根人棍,他光着身子,一道殷红的刀疤从胸口直拉到腹部,双手双脚竟已被齐根截去。一看见人,就抬起头,喉咙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,像是在喊:“我的心,把我的心还给我......”
       说到这里,神秘人发出一声叹息,让人有点毛骨悚人:“值班医生随后报了警,警察将医院索搜了一遍之后却一无所获。匆匆赶来的院长把警察叫到一边低语了一番,警察就走了,临走前向那个报案的病人投来的目光,就像在看一个白痴。后来才知道,老邱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死亡,骨灰三天前刚被家人领走。”
        杨扬冷笑一声:“故事编得不错。不过,医院怎么能擅自火化病人的尸体?”
       神秘人“嘿嘿”一笑:“正如我刚才所说,这是一家生意好得离谱的脑科医院,为了避免植物人家属一走了之,每个重症患者在入院前,都回被要求签署一份协议。规定如果手术失败,病人昏迷,欠费超过三个月,在通知不到家属的前提下,医院有权停止治疗。在这期间,医院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,会为病人提供基本的护理。病人一旦死亡,医院有权在24小时内火化遗体。”
        杨扬说:“可是据我所知,这样好像不合法。”
  神秘人说:“我说过,这是一家有军方背景的医院。现任院长的来头更是大得吓人,没人知道他们是怎样搞到这种特殊的政策的。然而不可否认的是,这样更有人情味。”
  杨扬“嗯”了一声:“可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。”神秘人沉默了片刻,一字一顿地说:“我怀疑他们在走私人体器官,甚至,在拿活人做实验!”
  神秘医院、催眠疗法、军方背景、古怪合同、死而复生的病人、被偷走的心脏......这几乎具备了恐怖电影的一切元素,很难相信会在现实中发生,而且就在身边!
  这人到底是谁?为什么费尽心机编这么个故事来耍我?杨扬沉吟了半响,说:“你究竟想要我做什么?”
  神秘人说:“你只需要以脑癌患者的身份入住这家医院,其他事情我自有安排。”
  杨扬想了想,说:“为什么要找我?”
  神秘人说:“首先,你患了脑癌。其次,你这种类型的病,手术成功率相当的低,而且费用相当的高高昂。你在这世上无亲无故,没有买保险。女朋友家虽然有钱,但你们的关系一直没有得倒她的家人的认同,绝不会帮你出这笔钱。你心地善良,却相当的骄傲,在你身上有着很强的救星情结,乐意帮助别人,却很少接受别人的帮助。所以你在获悉自己的病情了字后选择了独自离开。你最喜欢的一本书是《在路上》,说明你内心深处一直渴望冒险,所以你在网上发帖,赠送时间,你想在最后的日子里尝试一次终极冒险,以便让自己短暂的生命--至少在结尾处,不那么平淡。”
  说到这里,什么人顿了一顿,说:“我们分析过你的履历,这些和你的成长经历有关,或许你自己并不知道。”
  这次杨扬真的吓了一跳。那人确实比自己还了解自己。隐隐中,他有点相信那人来自国安局了。

6.永远的记号

4.人棍

    引子
         老头姓洪,是这家医院的院长。据说他不仅仅是 国内最好的颅脑专家,也是一流的催眠高手,独创了一套催眠麻醉的手术方法,较之常规手术,不仅疗效惊人,给病人节约的费用也同样惊人。
         杨扬从千里之外赶到这座城市,正是冲他而来。
         三分钟前,他答应亲自给杨扬做手术。而且,前期费用只要8万块,对杨扬这种病例来说,低得惊人,当然,这是有条件的。
         戴眼镜的医生递给杨扬一个文件袋,说:“拿回去好好看一下,决定了就签个名过来手术吧。记住,你的生命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了。”
        从医院出来,杨扬接了一个电话。听筒里那个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冰冷僵硬,他说:“一个月,一个月之后你就会成为这个城市最大的英雄。”
        活着的凡人和死去的英雄,如果可以选择,杨扬宁愿选择前者。可是如今他别无选择。
        那就做一个英雄吧!
 
       1、死亡之旅
   
        两个月前,杨扬被确诊为脑癌晚期。医生说,全国能做这种手术的人不超过5个人,都是一级专家。费用相当的昂贵,仅前期就至少需要30万,而且只能保证50%的成功率。
        杨扬今年29岁,在一家不大不小的网络公司里做着一份收入不高不低的工作,没有亲人,朋友也很少,当时刚和相恋8年的女朋友晓晓吵了一架。
        吵架的原因是,杨扬不仅没有实现大学时许下的28岁买房娶的承诺,还照样心安里得地抽她从她老爸那里顺来的熊猫牌香烟。
         那天早上,在杨扬租住的房里,晓晓终于忍无可忍:“家里都快和我断绝关系了,你说怎么办?”样扬冷笑着说:“那就遵从他们的旨意,比如你那个青梅竹马的留洋表哥!”
        晓晓狠狠地盯着杨扬,突然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号叫,披头散发甩门而去。杨扬被她吓了一跳,剧烈的疼痛又在头上蔓延开来。半年来,他被这种疼痛搅得不胜其烦,最近好像越来越频繁了,所以他来到了附近这家省级医院。
        杨扬对医生说:“我没有30万,我刚付了半年的房租,卡里还剩300快。”医生遥遥头:“那你就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,好自为之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 次日,杨扬去公司办了离职手续,又领到了几千块钱。没人关心他的离去,公司里唯一和他要好的同事李刚出差未归。整整两天,晓晓没有给他打电话,他也不打算打给她。晓晓还年轻,依然美丽,他不想耽误她。
         杨扬回住所胡乱收拾了点东西,退掉租房,在楼下杂货店买了一张新的手机卡,搭火车离开了这座城市。他原想随着火车前行,走到哪儿是哪儿,后来发现这样并不好玩,尤其是当你知道,脚下这条路注定通向死亡之后。
         杨扬在一个叫梧州的地方落了脚,期间去了一趟医院,检查的结果和先前如出一撤。他终于死心了,开始着手实施一个计划,尽量让自己不那么卑微的死去。
         时间至此,已过去了一个月。

最终冒险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访客留言



点击我更换图片匿名?

本站关键词:logo设计 标志设计